By : admin

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19天行车4000多公里,2月14日下午,山东滨州货车司机于德隆终于回到家乡。尽管回家的第一时间就被集中隔离,但于德隆感觉心里很踏实。

大年初三,于德隆从滨州出发,到潍坊装上近20吨集装箱病房板材,“逆行”前往武汉雷神山医院。原本以为两三天就能回家,没想到在外面过了半个多月,一直奔跑在运送物资的路上。当车行至武汉收费站时,工作人员站成一排向他敬礼致谢,当到达雷神山医院工地时,几百辆来自全国各地的物资货车同时卸货,看到这震撼的一幕,于德隆说“这一趟值了”。

今年41岁的于德隆是山东滨州一位货车司机,经常往广东送货。大年初三,于德隆和一位朋友从滨州出发,到山东潍坊接一批武汉雷神山医院要用的集装箱病房板材。初五早上,于德隆这辆车装着20套病房板材,挂上条幅,与其余11辆货车一块从潍坊出发,奔向武汉。

在梁山服务区,工作人员看到是运送物资的车辆,立即开辟绿色通道,路上也有很多人为他们竖起大拇指。经过20多小时,1200多公里车程,初六上午9点,于德隆到达雷神山医院工地附近,成功完成任务,将物资送达。

刚卸完车,本要和朋友一块回去,可有一批保证疫情期间网络正常运行的光纤电缆要运往广东,于德隆又接下任务,开了1100多公里。在广东卸货后,于德隆的车子出现了故障,在广州停留时刚好这里有一批生产口罩的纳米原材料要运往山东东营,于德隆又报了名。从1月27日到2月14日,前后19天的时间,于德隆几乎一直“奔跑”在抗疫物资运送的路上。

对话

运货途中带着电饭锅自己做饭

北青报:家里人知道你去武汉吗?

于德隆:妻子和两个孩子哭着闹着不想让我去,尤其是小的才4岁。前几天视频通话时,哭着要爸爸。我父母在我出发之后才知道,我妈每天打电话问我,到哪儿了。我爸是老党员,他能理解我,他现在也在村里做疫情防控。

北青报:一路上是怎么进行防护的?

于德隆:我一直戴着口罩,车上有两瓶酒精。每次下车之后再上车我都会把车内消毒一遍。方向盘、车门把手、挡把都用酒精擦一遍。我生怕被感染了,衣服都穿得特别厚,千万不能感冒,多喝水,吃得清淡。

北青报:在车上怎么解决吃饭问题?

于德隆:除了初六中午在雷神山医院食堂吃过一顿午饭,我没在外面吃过一顿饭,都是自己做。我从自己家带的大米、挂面、鸡蛋、大白菜,车上还有电饭煲。在服务区有插座的地方,我就用电饭煲做一锅饭,一锅饭够我吃两三顿的,有时候下点面条,我还可以炒菜。

我原本也就带来几天的食物,没想到在外面呆了这么多天,到广东后吃的就不够了,在广东的市场又买了一些,现在车上东西还够吃好几天的。

北青报:送这趟货跟平时有什么不一样?

于德隆:我心里想着快点送到,但实际上比预计慢了一点。车开得很小心,因为车上装了20个病房的板材,20多吨重。板材很滑,又很重,都是用吊车装卸。有些地方路况不好,特别怕会不小心掉下来了,因为我自己搬不上去。这一路尽管我开得不快,但到地方时我看到车上的板材还是有点移位了。

北青报:听说汶川地震时你也送过物资?

于德隆:对,那时候我刚干货车司机没多久,我的车小,开着朋友的大车给绵阳送帐篷,开了3200多公里。我还记得当时柴油特别紧缺,一路上很多加油站都没有柴油,但是政府和很多爱心人士积极为我们车队协调油料,开通绿色通道。

北青报:到达武汉后情况如何?

于德隆:到了武汉下高速那个收费站,工作人员排成一排向我敬礼,我很感动和欣慰。下高速后,我们一路走的都是绿色通道,每一个路口都有交警引导,物资车辆优先,其余车辆都得让路。卸货的地方离工地还有一点距离,在一条马路上。这里停着几百辆大货车、工程车,来自全国各地,装着各种各样的物资,特别壮观。马路上、工地上,消毒都做得很到位,我看到的区域都是很安全的。

北青报:回家前,做了哪些准备?

于德隆:2月14日下午3点,马上要到家了,我给辖区派出所所长打电话汇报位置,20分钟后,一辆救护车将我送到集中隔离点,开始14天的隔离观察。其实我也怕出现万一,所以一路都是自带粮食蔬菜,从不在外吃饭。到达隔离点,心中绷着的那根弦松开,终于踏实了。

北青报:现在身体怎么样?

于德隆:我已经隔离6天了,感觉很好,一切都很正常。现在静下来好好休息一下,每天跟家人、孩子视频,再过几天就可以回家了。

本组文/本报记者 匡小颖 统筹/蒋朔